白山市公安局

警方提示

governor
白山市公安局   发布时间:2018-08-30   信息来源:中国反邪教
警惕!忽悠,让你再忽悠!!

  “老中医”“名医后代”“时珍古方”,专治各种男女疾病?关怀备至,有问必答,时刻与患者保持联系?你绝对想不到微信那头的“医生”,只是拿着“剧本”的骗子,9个月内诈骗9000多人,涉案2500万元

男肾亏、女脾虚

还有90后的“老中医”
  这是一起彻彻底底的网络医疗诈骗案件。
  2014年始,张某等人在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天河区等地先后成立了信息咨询公司、生物科技公司、健康咨询公司。根据分工合作需要,先后纠合、聘请冯某、黄某坤、曾某聪、刘某金等人做为公司骨干,拉起了100多人的虚假药品销售队伍,开始了网络医疗诈骗之路。
  说起他们的诈骗方法,简单概括起来就三点:
  利用网络平台等媒体投放广告,推销声称具有壮阳、调经等功效的“大明医圣”等产品,并在广告内插放微信二维码“吸粉”;
  由业务员假扮成“医生”“医生助理”或“老师”身份(经常更换如时珍古方、老中医、药膳馆等的微信头像),通过微信与被害人沟通,按照公司针对不同产品和客户状况制定的“话术”模式,对被害人的身体状况进行虚假诊疗;
  谎称被害人存在肾虚、肾亏等不良健康状况,夸大病情后果恐吓被害人,诱骗被害人对自身的身体状况和产品功效陷入错误的认识,从而购买本不需要、没有相应宣传效果的高价产品。
  不怕骗子有文化,就怕骗子专业化。通过公司化、专业化运营,从2016年11月至2017年8月,不到一年的时间内,上述三公司共骗取9000余名被害人共计人民币25534359.1元。
  7月25日,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法院对黄某坤、曾某聪、刘某金三名被告人诈骗案进行一审宣判,分别判处三人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六年及三年,并处罚金、追缴违法所得并发还被害人。其余同案人张某等76人亦于近期以诈骗罪被分别判处五年至七个月不等刑期,并处罚金。
  (来源: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
 
  通过网络平台进行医疗诈骗的案件近来屡见不鲜。就在前两个月,江苏无锡警方就破获了一起案件,嫌疑人专门在网上给患者看病开药方,而这些所谓的"退休老中医",竟是一群90后
  这个犯罪团伙之所以进入警方侦查视野,源自于受骗人高女士的报警。去年年底,高女士通过微信认识了“退休老中医”胡老师,对方自称是某省中医院著名中医学者、妇科专家,专注中药"膏滋"调补,能为每一位患者量身配药,亲自熬膏。
  (来源:江苏广电媒体新闻中心)
 
  咨询期间,高女士面对“老中医”的嘘寒问暖寒,逐步打消了距离感。出于信任,高女士购买了一款总价1980元的膏滋来调理身体,但服用之后,高女士发现身体状况并没什么改善,而且还出现了上火的现象。
  面对高女士的询问,“老中医“却答复:多喝水,减量服用膏滋。
  随后高女士去医院检查得知,她服用的是三无产品。警方通过专业机构鉴定,发现这款膏滋上没有任何国药准字号标识,成分也只是蜂蜜、冰糖、桑葚、枸杞等一般食用级材料。
  后经过警方层层追查,一个横跨武汉、福建两地,成员百余人的网络医疗诈骗团伙浮出水面。警方调查后发现,该团伙的销售员全部是二十多岁的大学本科生或者专科生,并没有任何的行医资质,也没有任何医学方面的知识;而该团伙的产品,全都是委托武汉一家公司批量生产的,30元成本一瓶的产品,零售价却高达500元,而吃上一个疗程得花费1980元。更令人吃惊的是,不管什么病情,受害人收到的都是一样的膏滋,所谓针对特定病情单独熬制的药品,实际上是千人一方
  卖茶叶的“美女”可能是个抠脚大汉,而给你号脉开方的“老中医”也可能是个照着剧本念稿的90后。
  这个团伙单单去年的销售额就高达到1.3亿元,仅在无锡就有100多名受骗者,全国各地的受骗者有上万名。目前,该诈骗团伙主要成员都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神医”玩剩下的套路
又靠网络平台借尸还魂
  其实这种撒网式广告+钓鱼式疗诊+兜售高价产品的骗术并非新生事物,只不过是新瓶装旧酒,老套路借助网络平台的一次还魂和蜕变。
  复盘去年被拉下神坛的“神医”刘洪斌就可知一二。
  ▲三年间,“专家”刘洪斌以9个不同身份出现在河南、青海等多个省级电视台的养生访谈类“节目”里,推荐了近10种“药品”。(资料照片)
 
  据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调查,这位位居台前的“神医”只是“玩偶”或“名片”,其背后的团队所设下的圈套和当下的网络诈骗手法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
  据报道,这类靠“神医”带节奏的广告多采取健康养生节目的形式,有的甚至直接选择经过包装的伪专家,现场讲解了高血压、糖尿病、风湿骨病等各种慢性病的成因、危害和治疗原则,此后再介绍各自产品的疗效和好处,并称其为中药。
  讲解之中,屏幕植入了热线电话,一些“患者”还现身说法,称赞治疗有效。而所谓的“患者”热线电话互动,也只是在网上专门找的“群众演员”,打一次电话5~7元不等。所谓讲师,每档的费用不超过150元。
  针对那些被吸引而拨通了热线电话的患者,公司所在客服则会采取分组轮流哄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曾拨通刘洪斌所代言的“蒙药心脑方”热线电话。一名娴熟的客服自称是“心脑血管疾病专家组的教授”,引导消费者说出症状,并用看似专业的词汇解释此间原因。
  但话题最终落到了药上。客服告诉记者,他的症状“蒙药心脑方”完全可以治疗。至于药价,因为近期有补助款,原价每疗程4176元,现价2088元。
  而当患者被骗购买几次之后,其个人信息就会被归入第二大组,继续骗。第二轮轰炸之时,客服多称回访,或称“原来的老师去进修了”,若察觉到患者已疑虑被骗、对原客服有意见,他们则会强调自己是“之前那个老师的领导、师傅”,继续替患者分析病情,最终骗其购买更多产品。
  不管“教授”也好,“神医”也罢,嘴上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眼里却都是盯着患者口袋里的钱......
   
  这些患者之所以会陷入骗局,很大原因来自于他们自身疾病而产生的焦虑。这种焦虑一旦突破了心理阈值,“病急乱投医”的心理就会迅速占领意识高地,让人变得盲目,不辨真伪。
  患者一旦自乱阵脚,不仅仅容易上了兜售虚假药品的骗子的当,甚至有些患者还会产生迷信行为,道听途说、求神拜佛,完全脱离医学的科学范畴。
  而最要命当属陷入邪教组织的圈套。
  很多邪教把“祛病消灾”作为招揽信徒的不二法门。“法沦功”就打着“练功”可以强身健体、祛病延年的口号,诱使人们加入其组织。而那些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的人一旦加入了他们,在长期地接触和“洗脑”情况下,很容易被他们的歪理邪说所捕获,在心理暗示下甚至产生了“练功后身体变好”的错觉,进而对邪教头目产生了盲目的信任和崇拜。
  可是这种信任和崇拜带来的并不是痊愈,很多时候留下的,只有死亡。
  
  最后奉上网络医疗诈骗套路,各位务必牢记于心!
  发布广告、虚假宣传——利用网络平台大量投放虚假广告,并留下微信二维码。
  吸引顾客、主动加粉——被害人在观看广告后主动添加微信号,业务员加好友后冒充身份,虚构地址。
  假冒“老中医”“军医”等专家身份——假冒李时珍第几代传人、“老中医”“老军医”等身份,获取被害人信任。
  虚假诊疗、“下危机”逼单——针对被害人的身体状况,谎称被害人身体存在重大危机,进行虚假的诊疗活动,对被害人进行“下危机”“逼单”。对男性被害人就说肾虚,强调补肾、壮阳;对女性被害人就说气血不足和脾胃虚,强调养颜、护宫。
  高价推销廉价产品——通过上述虚假诊疗,诱骗被害人购买廉价或没有治疗效果的高价产品。

 

  【资料参考】
  《警惕!冒充“中医”按“剧本”诈骗9千余人2500万元》,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上万人求看妇科病,都开一副药!"著名老中医"竟是...》,江苏新闻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神医”广告江湖》,冰点周刊

 

  来源丨中国反邪教


(责任编辑:)